欢迎访问北京伯乐智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官网!
北京伯乐智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扫码登录小程序
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伯乐资讯

传承非遗,助力世园,专访伯乐智远总经理康旭乐

浏览人数:174次 更新时间:2019-11-15

 

“地球是全人类赖以生存的唯一家园。中国愿同各国一道,共同建设美丽地球家园,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。”4月28日,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北京延庆2019年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开幕式,并发表题为《共谋绿色生活,共建美丽家园》的重要讲话。

2019年,北京迎来了继奥运会之后,又一个由国家组织举办的级别最高的园艺博览会,这就是被称为园艺界奥运会的“2019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”。

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。在这场举世瞩目的盛会上,“伯乐鼓艺”带领着126位演出人员,为世园会献上了精彩绝伦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——舞龙舞狮表演,传承千年的演出技艺赢得了国内外观园游客的一致好评,彰显了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,也为助力世园会共建绿色家园呐喊助威。

康旭乐在世园会接受北京电视台记者采访

作为世园会官方指定的非遗文化演出展示机构,伯乐鼓艺在传承与发扬非物质文化遗产都做了哪些努力?怀着疑问,我们与伯乐鼓艺创始人康旭乐进行了交流,探寻伯乐鼓艺非遗文化传承背后的故事。

康旭乐的世园会关键词:“激动”“欣慰”

作为伯乐鼓艺的创始人,康旭乐在本次世园会非遗表演中又多了一个身份——世园会非遗文化创意总监。126人的非遗传承人在他的组织和指挥下,像是一座精密运行的钟表,为世园会奏响属于非遗传承的最强音。

谈到参与本次世园会的心情,康旭乐提到了两个词:一是“激动”,一是“欣慰”。

“非常感谢本次活动的主办方北奥集团,给我们这次参与世园会非遗文化表演的机会,我想此时此刻用激动和欣慰来描绘现在得心情最合适不过。”康旭乐表示,“激动的是,作为一名普通的中国公民,为能参加世园会这样世界瞩目的庆典活动而自豪。欣慰的是,作为一名非遗文化传承工作者,我们有机会在向世界展示中华名族优秀传统文化,彰显中国人的文化自信而欣慰。”

与北京世园会舞龙舞狮演出人员合影

他表示,非遗文化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是我们每个中国人文化自信的源泉,通过世园会非影响力让世界了解中国传统文化,感受到非遗文化的魅力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,作为一名中国人一名非遗文化传播者,我们愿意为世园会绿色生活,美好家园的主题呐喊助威,祝愿世园会圆满成功。

认知:非遗是物质与非物质的统一,更在不断创新

身为非遗文化演出展示机构,伯乐鼓艺诞生伊始,就有“非物质文化遗产”的金色光芒笼罩。对于“非遗”这个普通人望而却步的概念,康旭乐有着自己的认知和理解。

在他看来,非物质文化遗产,首先是物质与非物质对立的统一体。“非物质文化遗产与物质文化遗产并不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事物,而是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。”康旭乐说,任何一种文化遗产——大到教堂,小到羹匙,都是由“物质”与“非物质”(制作工艺、技巧)这样两个方面共同构成的。它们就像是一个人的肉体和精神一样,相互依凭,难解难分。“比如我们的舞龙,表演的形式是一种物质,而表演的技巧就是一种非物质。这是要统一起来进行看待的,不能单纯拆分。”

另一个层面上,在传承和发扬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,康旭乐坚定地认为,非遗文化,是一种可持续、可再创造的文化。

“我们民族是从未断绝传承的民族,这在世界历史上也是罕见的。”康旭乐说,“因此我觉得,可持续发展的非遗首先要做好原汁原味的传承,可再创造的非遗要培养创新型非遗人才。”

看似矛盾的传承和创新,总难免陷于难以取舍的困境。但康旭乐结合自身生活的实际,说出了八个字:“分类处理,协同发展。”

据他介绍,他出生于非遗文化的大县——中国著名的腰鼓之乡安塞县,从小受到腰鼓文化熏陶。“在我们老家,安塞腰鼓的保护和传承创新是不矛盾的。总体来看,安塞腰鼓在主管文化的刘涛区长带领下,传承和发展创新都走出了前景一片大好的路子。”

一方面,像刘占明、刘沿河等老一辈传承者负责保护,将原汁原味的安塞腰鼓动作技巧,通过各种可保留的形式进行保护,存留下来,并选择传人传承下去。

另一方面,年轻的腰鼓传承人,我们叫做叫创新型传承人,则将腰鼓与时下新颖的形式进行组合,探索创新道路。比如有人将腰鼓编排成广播体操,编排情景音乐剧进行创新传播,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

以伯乐鼓艺为例,在2016年,伯乐鼓艺为北京永泰小学创编的腰鼓剧《少年中国梦》首次将腰鼓文化与西方管乐文化结合,在亚太管乐节荣获银奖。这之后,伯乐鼓艺先后推出《鼓动青春》《骄阳鼓娃》等情景剧,也都获得很多热爱腰鼓文化学校的一致好评。

康旭乐与、北奥集团总经理王洛欣、2008年奥运会演出执行导演蒿炬合影留念

非遗传承顶层设计:政府与民间共同协力

新的娱乐方式层出不穷,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发扬面临时代难题。康旭乐认为,在顶层设计层面,民间传承与政府保护相结合,是最优解。

“民间传承人的作用主要是传承发展和创新,是传承主体;政府,则通过完善体系制度起到保护作用,是保护的主体。”

2019北京世园会非遗创意团队主创人员合影

康旭乐认为,无论是舞龙舞狮,陕北秧歌、安塞腰鼓,还是乐亭皮影、凤阳花鼓,基本上都是通过民间的力量自主传承的。政府、学界、商界以及新闻媒体等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主体的工作不能越俎代庖,亲自参与到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工作中来,而是利用自己的行政优势、学术优势、资金优势、媒体优势,去帮助、鼓励、推动民间社会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自主传承。

在具体执行层面,康旭乐建议,由当地政府出面制定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方面的政策体系、法律体系、资金运作体系、组织管理体系的建立。

查看更多 > 推荐阅读